荆江评论:深藏功名,彰显的恰是“大功名”

文章来源:荆州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9/6/18 10:13:22 浏览量:10109 进入论坛 -我要纠错

荆州新闻网评论(特约评论员 非常关注)继习近平总书记对张富清先进事迹作出重要指示后,6月17日,中央宣传部在湖北省来凤县授予95岁老英雄张富清“时代楷模”称号。

回望战争年代,张富清先后荣立一等功三次、二等功一次,被西北野战军记“特等功”,两次获得“战斗英雄”荣誉称号。1955年,原籍陕西的张富清退役转业到偏远的来凤县工作,为贫困山区奉献一生。

穿越峥嵘、跨过硝烟、经历生死。张老60多年来刻意尘封赫赫战功,从央视荧屏上我们看得清楚,张老一把挂锁,将自己的荣耀形藏在抽屉中,铭记在心海里,浑身是胆,满身是情。老英雄事迹感人,领袖褒奖;老同志风采照人,民众感佩。

历史长河,云卷春秋,映射着多少鲜为人知的英雄和故事,同样也见证多少生与死的抉择,血与火的考验。长跑者,往往是对红色信念执着的人,为民之事舍生忘死前赴后继;善跑者,往往是对人民群众有感情的人,利民之事毫末必去丝发必兴;领跑者,往往是不辱使命、造福一方的人,泽民之事忠肝义胆以身作则。

所谓成功,就是在万千个平凡中做出不平凡的坚持。张老初心长存、本色不改。投身军营,他英姿飒爽,肩承使命保家卫国;回到地方,他服从分配,勇挑重担为民造福。战争年代,张老为新中国立下了赫赫战功。厉害了,我们的张老!要知道,这些军功章和荣誉状,镌刻着浴血奋战里的留痕,记录着枪林弹雨中的无畏,更见证着为了新中国、义无反顾的忠诚。和平年代,无论谁,仅凭其中任何一枚军功章和荣誉状,都能当之无愧地受到党和政府的浓情关照。可贵的是张老想到了,却没有这样做。张老朴素的想法,比起那些早年牺牲在战场上的战友们来说,幸存的自己已十分知足和幸福。在他看来,这些军功章和荣誉状背后,分明站立着一群人的身影,而他自己只是一个守望者,并非享受者。正如张富清日记中所言,“勋章箱底压,子女犹未白。整天一脸笑,只知是老兵。”

英国诗人拜伦说过,“真正有血性的人,绝不曲意求得别人的重视,也不怕别人的忽视。”一次偶然机会,经由媒体报道,一石激起千层浪,朴实的张老着实让海量民众久久不能心静。在张老身上,人生没有闲,闲是一种临阵脱逃。我们感动张老淡泊名利、无私奉献的精神;我们叹服张老功成身退、献身深山的劲头;我们敬佩张老深藏功名、超越自我的境界。这恰是共产党人心心念念、永志不忘的信仰;这恰是共产党人忠诚报国、竭诚为民的追求;这恰是共产党人功成不必在我的铁血担当、生动写照。

没有镜鉴,就无高下。现实中,我们看到少数被查的党员干部,实存“舌尖上的浪费”、“车轮下的腐败”、“合同中的黑幕”、“石榴裙下的交易”,他们或为如何贪钱挖空心思;或为争权沽名勾心斗角;或为一顶乌纱帽,不惜削尖脑袋“跑部走”。令人作呕的是,在法庭上,少数贪官还将工作汇报习惯引入刑事辩护,痛哭流涕实盼领导出手相助,有的甚至装模作样委实欺世虚情表演,“我曾是一名农家子弟……”。忘记初心、失去自律、践踏法律,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农家”俨然成了他们“穷则思变”的背锅侠,“农家子弟”似乎成了他们臭不要脸的护身符。他们与张老的心胸、人品和做派比起来,其霄壤之别大矣,其泾渭之分巨矣。

修齐治平勤为本,成事兴业廉为基。张老因战伤引发头疼多年,却从未居功自傲多报药费;其孩子考学找工作,他从不曾想到给组织添麻烦。从战争年代到和平时期,无论在冲锋陷阵里,还是在勇毅笃行中,张老都在不断加钢淬火、砺锋磨刃,都在不断擦拭初心、锤炼党性。“问题是时代的声音,民心是最大的政治。”跑好伟大复兴的接力棒,南仁东、杨善洲、张富清等老同志堪为合格的答卷人。

静览世事,笑观人生。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根在哪,你的灵魂就在哪。从这个层面上说,张富清深藏功名,彰显的恰是共产党人的“大功名”。

编辑:任前臻
网友点评

暂无评论!

发表您的评论
电话: 仅用于抽奖,不填写将被视为不参加抽奖。(抽奖限移动用户)   我要登录

生关注

新解决

新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