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江评论:阖家团年,民族文化的根与魂

文章来源:荆州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9/2/1 11:46:57 浏览量:11710 进入论坛 -我要纠错

荆州新闻网评论(特约评论员 肖炎方)据荆州日报近日报道,杨场新城小区在大礼堂给寒假里的学生讲故事。其中有个故事说一个小学生给大爷爷拜年,大爷爷看侄孙子来拜年,想自己的亲孙子在外地没回来,眼泪就流出来了。侄孙子看大爷爷流泪,放下礼物就走了。老师却批语: 毫无意义。

这个3年级小学生没写放鞭炮、吃团年饭、收红包等热闹喜庆的故事,而偏写这不快之事,即使不煞费苦心,不匠心独运,纯属信手拈来,随意而为之,也应该十二分肯定。他眼光独到,灵性独具,只可惜他没“画龙点睛”地点明“每逢佳节倍思亲” ,老师便没看出隐藏在故事里面的价值。

“每逢佳节倍思亲”时时有。有些东西,随着时代的变化而变化,有自然而然,有与时俱进。但有些东西千年不变,那就是骨肉情、民族根、文化魂。你看唐朝王维“每逢佳节倍思亲”,宋朝苏轼“丙辰中秋,欢饮达旦,大醉,作此篇,兼怀子由”。

现代团年,几家合一,几亲家,几朋友,还有百家宴,都无法替代至亲的阖家团圆。缺一个,也思念无限,“遍插茱萸少一人”。

荆楚习俗讲究年前辞年,年后拜年;而且规定初一专门拜父母,给乡邻拜跑年;初二才出门拜丈母。

父母在,家就在。可现在,年轻一代觉得累了,辛苦了,无所谓了,可以懈怠了。但老一辈不肯松手,不肯放弃,祖祖辈辈传下来的团年,不能在咱们这里停下来。于是父母转移,家迁徙,倒过来了,奔向子女团年。倘若有了第一回停止团年,春节庄重的仪式感和神圣感就丧失了。现代社会的物质世界精神世界充满无限诱惑,稍无定力或强大的磁场引力,再恢复团年仪式感就有些难上加难了。

现代社会开始流行的“反向春运”, 虽是时代社会的进步,实际上仍是老一辈的牺牲奉献,特别是对民族根文化魂的恪守和敬畏。南京火车站“158”雷锋服务站客运员马晶的父母体谅她来回奔波劳累,已连续几年“反向春运”到南京,提前过春节;山东一老人扛60多斤面粉和一床被子去陪杭州的儿子过年;从郑州出发的一对老夫妻站42个小时去新疆过年,给儿子儿媳带了40斤手工粉条、4只炸鸡和10斤香油;四川成都的朱大爷挑了六七十斤橘子,去河南儿子家过年……满满的“舌尖上的美食” ,其实是沉甸甸的“舌尖上的父母情” ,一起享受朴实温情的年味,共同演奏团年进行曲。这就是民族根文化魂的魅力,虽然润物无声,却足以改变人们的价值认知和行为习惯。

往年,千呼万唤召集儿女回来团年,又千辛万苦千方百计筹集准备年后返程的美味佳肴,临走,还装满子女们“舌尖上的后备箱” 。现在干脆向子女靠拢,以子女为中心。只要共同演奏团年进行曲,哪里都一样。

有外国人赞叹,中国这老一辈是世界上最勤劳的,我说也应该是最伟大的。他们在社会转型期,在一日千里的城镇化步伐中,仍时刻不忘恪守敬畏和延展中华民族的根,中国文化的魂。

编辑:任前臻
网友点评

暂无评论!

发表您的评论
电话: 仅用于抽奖,不填写将被视为不参加抽奖。(抽奖限移动用户)   我要登录

生关注

新解决

新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