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约记者行:又见江津湖的渔汛

文章来源:荆州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9/1/25 9:33:17 浏览量:10577 进入论坛 -我要纠错

荆州新闻网消息(特约记者 张俊)今天(1月23日),是长久阴寒后的一个晴日。暖阳当空照着,江津湖上微风轻拂,波光闪闪,使人有沐浴春光的感觉。

沙市这个地方在汉代就是“民食鱼稻,以渔猎山伐为业”。明清时“傍江居者,多为网户”。明代沙市的渔民在每年春夏汛时在上起筲箕洼(宝塔河上),下至窑湾一带没箱捕捞鱼花,远销到贵州、云南、河南等地。在清代官府还设有专门征收鱼税的河泊所,可见古代沙市的渔业曾经是多么的兴盛。

  

在上世纪的五十年代,沙市一地就有胜利、范家渊、丁家湖等几个大养殖鱼场,年产成鱼约80多万斤。但那时的鱼苗都是从长江里捕捞,靠天养殖,直到上世纪六十年代初将长江水产研究所从南京迁到沙市后才开始科学孵化鱼苗,也才开始利用城中湖塘大面积推广人工养殖。这江津湖就是其中一个较大的养殖场。

  

沙市冬汛捕捞的鲜鱼除供人食用外,主要有两种用途:一是用来做腌鱼,这腌鱼过去也叫荷包鱼、桶鱼或红鱼;二是用来打鱼糕,沙市人有在年关做鱼糕的习俗,大年三十团年宴上家家桌上都少不了一碗“头子菜”。今年过了大寒又近年关,江津湖也就迎来了一年一度的冬季鱼汛。

 

这江津湖原是“两沙运河”,即沙市至沙洋运河的一段。“两沙运河”由便河、荆襄河、草市河、长湖等水道连成,一头近长江一头靠汉水。在清末民初这条河道的航运功能废弃后,这里才成为渔民的养鱼塘。在上世纪八十年代被划为沙市中山公园的景观湖后,水产养殖的功能并未消失,大约90多亩的水面年产鲜鱼数十万斤。

  

江津湖的冬汛捕捞没有哈尔滨查干湖冰下捕鱼那么壮观,但捕捞的过程却也有趣。前几天就看见湖上有渔民荡着小舟在撒网,待网布好后渔民就驾着一叶小舟沿湖由外向内转圈子赶鱼。一般是一舟两人,一人在舟尾划桨,另一人则在舟首不停敲击手里的木家什,用“空空空”的声音把鱼朝布下的网阵里赶。那鱼网看似布得向八卦阵,其实暗藏着套路。在渔民的敲击声中,那些鱼儿都像是听见了集结号的士兵,你追我赶地沿着布网设定的通道向岸边涌动,等都挤在一条狭长的网道上,有兜网捕捞时鱼儿才会发觉上了渔民的当,于是有的奋力跃起抗争,有的愤怒地用头撞网,但更多的则是悠闲地游动着,有点像死如归的壮士。

  

这天捕捞的渔民要出大力气,因而在开捞前要饱餐一顿,几大盆菜就摆在长条椅上,虽有冷风吹着,但渔民们一样吃得很香。

  

几辆等着拉鱼的大卡车直接开到了湖边,成一遛停着,车上都带着氧气罐。看来这批鱼是要做一次长途旅行,说不定就是去广州或北京的。

卖鱼记账的人把电子称和计算器都摆在了湖岸边。若是现场的小买卖,渔民就站在岸边用带杆的兜网捞鱼;若是大买卖就用吊车将鱼网整个吊起往车厢里倒。那马达的轰鸣声、渔民的叫喊声、鱼儿的跳跃板动声交织成一首好听的春之声圆舞曲。

江津湖养的主要是白鲢、花鲢、青鱼、草鱼、鳊鱼等。今天捕捞人的运气好,居然捕捉到几条半尺多长的红鱼。那红鱼通体鲜红,夹着些金鳞,简直就像是用玛瑙做成的,看着都喜庆。这红鱼一条要卖好几百块,有人买了去都会养着赏玩,只图个日子红红火火吧!

编辑:任前臻
网友点评

暂无评论!

发表您的评论
电话: 仅用于抽奖,不填写将被视为不参加抽奖。(抽奖限移动用户)   我要登录

生关注

新解决

新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