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江评论:透过玻璃滑道,明悉经营隐忧

文章来源:荆州新闻网 发布时间:2020/8/24 16:58:31 浏览量:4843

 荆州新闻网评论(特约评论员 非常关注)8月19日大雨中,本溪市桓仁满族自治县虎谷峡景区,一条高山玻璃滑道发生事故,目前已造成游客一人死亡,多人受伤。(央视网8月20日)
    玻璃栈道2007年诞生于美国科罗拉多大峡谷U形观光台。近些年来,国内不少地方把旅游资源开发作为拉动内需的重要抓手,为了能够吸引更多游客,满足大家的猎奇体验和心理需求,一些风景区竞相效仿科罗拉多大峡谷,巨资投入、重金打造,开辟了许多惊险刺激的蹦极、跳伞、玻璃栈道等旅游消费项目。
    客观的说,玻璃栈道项目对于传统观光型景区而言,取得了增添魅力扩内容、创新体验增收入、“网红”景点聚人气的效果。譬如石家庄红崖谷以号称“世界最长玻璃吊桥” 而爆红,一度出现人潮如涌、一票难求现象。但与之伴生并层出不穷的安全隐患也着实令人担忧。
    疏于管理的隐忧。现实中,少数景区一味追潮猎奇,置其它于不顾的不乏人在,不啻骑着毛驴上高速。譬如2016年,张家界天门山玻璃栈道上,有游客被悬崖上方滚落的大石头砸中右脚,致粉碎性骨折;譬如2019年,青岛水准零点景区玻璃栈道豁开了一个大口子,两个孩子险些掉入海里……令人瞠目的是,有个别景区连最起码的“游客告知”也没有,其管理的无序和混乱可见一斑。
    忽视安全的隐忧。耗资巨大的玻璃栈道、玻璃吊桥、玻璃滑道、玻璃观景台等旅游设施搭建起来,并非一“搭”了之,坐等滚滚财源。利益大,恰好说明风险大,安全责任更大。惨剧发生,往往就在不经意的忽视间。2017年,多名游客在木兰胜天景区玻璃滑道下滑游玩时发生事故,造成一死三伤。这次,虎谷峡景区再生惨剧,汩汩鲜血流淌的事实告诉我们,热门项目背后也是冷血杀手的潜伏之所。怀揣侥幸、忽视安全,再高大上的项目便距离叫停、相隔“寿终正寝”不远。
    产品同质化的隐忧。实际上,景区增设一般性玻璃景观项目,对于近程游客具有较强吸引力,但难以借此吸引远程游客。一名游客在A景区体验了玻璃滑道,一般不会在B景区、C景区,再去体验一把的。“遍地开花也容易导致产品雷同而失去新意,缺乏持久吸引力。”有专家撰文批评玻璃旅游项目建设过多的现象。而对于那些身体欠佳、心脏有疾、畏险恐高的游客而言,你就是免费八抬大轿,他也是不会上去的。一旦游客对这种同质化的产品失去了热情,这些滑道很容易变成摆设。
    寄情于物,物有所托。真正好的经久管用的办法是景点差异化与人文个性化。譬如当阳长坂坡是赵子龙挺枪冲阵的豪横地,焦作云台山是竹林七贤的隐身地,荆州青莲巷是李白挥毫“千里江陵一日还”的砚耕地,长沙岳麓山是陈天华蹈海而死的魂归地。陈砖旧瓦,历史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古戏连今,把历史智慧告诉人们是每座城市和景区景点要做的功课。    
    近期,河北就对省内25家景区的32处玻璃滑道类项目,实施了“四个一律”全部叫停并开展了专项排查整治。鄂、湘、赣、粤、闽、黑等地不规范的玻璃滑道项目也被当地主管部门摁下了“暂停键”。常言道,大禹治水,堵不如疏。要做到玻璃滑道安全隐患彻底消弭,还有一个重要因素不应忽视,即在国家层面,要有明确的建设标准、要有监管主体的规定,要避免行政管理总是慢半拍,处于尴尬滞后的境地。
    建设景区只为钱,疏于管理不来钱,景区安全更赚钱。归根到底,应该透过玻璃滑道,清晰地洞悉旅游经营中的各种隐忧。

编辑:龚莉雅
网友点评

暂无评论!

发表您的评论
电话: 仅用于抽奖,不填写将被视为不参加抽奖。(抽奖限移动用户)   我要登录

生关注

新解决

新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