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踪:监利村民百万承包款面临打水漂

文章来源:荆州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6/12/13 11:50:25 进入论坛 -我要纠错

点击图片观看新闻

荆州新闻网消息: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热潮下,国家出台了很多鼓励农民工返乡创业的惠民政策。监利县拓木乡薛高刘村村民高文秀,在广州打工数年,受到政策的感召,和亲朋好友东拼西凑一笔钱,准备承包村里400多亩湖田来养殖螃蟹。没料到,参与了乡里一场“问题招标”,湖田没到手,100多万的承包款也面临着打水漂的境地。招标本来就应该公平公正,到底高文秀们遭遇了一场什么样的招标?为何田没到手,钱也不退?一起来看记者的调查。

薛高刘村村民高文秀:“招标的时候,在拓木乡乡政府四楼招标,有乡长,李书记,有副乡长,还有执法所的所长,派出所的副所长。为了这次招标,本来是四个村子(村民小组),现在我入标是414亩田,我记得我入标的时候是一百零五万五千七百块钱。”

高文秀参与招标的是今年2月份监利县柘木乡薛高刘村村集体414亩湖田的发包。最终在乡里的会议室,高文秀以510元一亩的价格,取得了薛高刘村414亩湖田5年的承包权,承包款一百零五万五千七百元钱也分两次打入了薛高刘村的三资代管账户。但是钱交了,想拿到承包面积却没那么简单。

薛高刘村村民高文秀:“薛高刘村村民1234组的田,我们一组总共是414亩,700平方,一组是158亩一分一,二组是97亩二分五,三组是93亩四分五,四组是63亩八分。”

高文秀说,现在只有三组的地还没有交出来了。并且三组本身只有93.45亩地,可现在却占了一百多亩,并且是在签订承包合同之前这些地就被占了。

事情发展到这里,看来是由于发包之前村里没有对土地状态进行调查把关,在承包之前田就被占了。可是现在被占的这块田却又非常重要,因为湖田的水要从这个地方过,所以这100多亩湖田拿不回来,高师傅等人的整个螃蟹养殖事业就有一半被荒废了。

这后面所有的田,都是靠这个进水口来进水灌溉的。可是我们看这个进水口已经全部被封起来了,而且顺着我们镜头看下去,这后面的一整块湖田呢,以前是连着一起的,可是现在呢,他们将中间隔开了,所以呢,现在能灌溉的只有前面这一片,那后面的一片田呢,是没有好的水源去灌溉它,所以已经荒废下来了,那我们就去看一下后面那块田的情况是怎么样的。

湖田分布手绘图

记者出镜:“来到这,我们可以看到,就是因为中间的这个田埂,把两边的湖隔开了,后面的这片湖田就得不到优质的水源来灌溉,因此就荒废下来了,我们可以看见,这中间都已经长草了,这样一直荒废下去也不是个事,我们现在就去村委会寻求解决方法。”

村委会没人,可是要了解100多亩地为什么没有交付使用就必须找到村里的村干部。经过多方打听,记者联系上了薛高刘村村主任刘富田。

【采访实录】

薛高刘村村主任刘富田:“有一个五十六人,在乡政府四楼开了会,有八个票是弃权,然后可能有十二个支持票,再其余的票都是不同意卖的。”

记者:“那就是超过一半都不同意了?”

薛高刘村村主任刘富田:“对。”

记者:“都不同意怎么还拿这个来招标呢?”

薛高刘村村主任刘富田:“就是啊,我也不清楚啊。”

记者:“那您知道这个招标的信息是从哪儿发布出来的吗?”

薛高刘村村主任刘富田:“乡里,乡政府。”

记者:“既然是一次正常的招标,为什么会老百姓们不同意呢?”

薛高刘村村主任刘富田:“我们三组为什么不给他承包,因为这里面有很重要的一点是他们的合同价是五百多块钱一亩,三组把田包出去是七百。你干嘛要把我们的田便宜卖给人家呢?”

刘富田说,即使大多数村民不同意将田发包出去,可是乡里依然发布了招标信息将湖田招投标。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刘富田说这要问前村支书张作新,是他经手的这个事情。我们记者又辗转找到了薛高刘村前村支书张作新。

【采访实录】

记者:“那我问下您,这个招标信息是从乡里发布出来的还是村里发的?”

原薛高刘村村支书张作新:“是乡里,乡里。”

记者:“现在这亩田招标出去的是414亩,但是中标人现,只拿到了三百亩,这是怎么回事呢?”

原薛高刘村村支书张作新:“那是三组的没有给出来。”

记者:“三组没有给出来是为什么?”

原薛高刘村村支书张作新:“你到乡里去问是最清楚了。”

谁也不愿意说出个理所然来,这件事情就像“踢皮球”一样,被踢来踢去。最终我们来到了柘木乡乡政府,希望从中能得到答案。

监利县柘木乡乡长李晓明:“这块田说老实话是有点小争议。三组的村民说是三组的。这个田怎么会是你三组的呢?本来作为村里的管理的话,湖田在湖区很明显的一个特征摆在那里的。我觉得这一块啊应该是说三组的村民被他们少数的人蛊惑了蒙骗了。你问他们有好多年了,他们村里包括柘木乡的很多地方,他们脑子很灵活,游走在法律的边缘,踩法律的红线,但是不越过红线,这个很难处理。”

本以为来到乡政府,能够寻求一个解决方法,不料乡镇府把问题又抛了出去。监利县柘木乡乡长李晓明反复告诉我们说,这个问题非常复杂不好解决,因此拖了这么长的时间。但是这个问题说简单也非常简单,承包户已经把钱打给了代管账户,现在拿不到地,退钱也是合情合理的做法,那柘木乡能够把承包户的钱退回吗?

【采访实录】

记者:“我就问您,他们承包户的钱已经给了,没有田给他们,那您退不退钱呢?就是又没给田又要了钱。”

监利县柘木乡乡长李晓明:“他首先要维护他们的合法权益。”

记者:“就是要维护他们的合法权益那钱退不退呢?不退田,至少要有田给啊。”

监利县柘木乡乡长李晓明:“我们这边是跟他按照正规的程序跟他签了合同,弄了发包就应该帮助他把田弄到手。要不就退钱最简单。我们前期跟他商量想办法退钱,但是这个钱又从哪里来呢?”

这位李晓明乡长反问了一句钱从哪里来?已经交给了村集体的钱究竟去了哪儿,看来这位乡长也不清楚。那究竟柘木乡搞的这次承包,是不是在政策规定范围内的呢?记者电话联系了分管土地承包流转的监利县农村经管局。

【采访实录】

监利县经管局副局长袁长波:“具体给你说,当时总共确实发包了414亩,按照一亩510元发包的,整个来说的话,按照‘三资管理规定’他们主要的一点就是群众没有同意,既然群众没有同意的话,你再进行后续的招投标都是没有意义的。”

记者:“那就是这次招标是违规的了是吧?”

监利县经管局副局长袁长波:“对对对,这群众没有同意就不能走发包程序。”

监利县经管局副局长袁长波:“纪委已经有一个结论给乡政府了,具体什么结论我不清楚,纪委他们去调查了。”

农村集体土地归全体村民所有,要对外承包就要获得大多数村民的同意。没有经过老百姓的同意,就将湖田发包出去了,袁副局长说了,这414亩田的招投标程序没对,如果情况属实,那么这么不按正常流程招标说签订的合同也是不具备效力的。现在监利县纪委也已经成立专班来介入了,我们也希望这件事情,能够早日水落石出,老百姓的权益能够得到维护,我们《e线民生》也将继续关注这件事的后续进展。


编辑:任前臻

网友点评
匿名 于  2016/12/13 15:41:35:

关键是招标不合规,无效,那就申请把人家的钱退出来啊。难道钱吃进去了就吐不出来了?真够霸王的,还不如直接去抢好了

发表您的评论
电话: 仅用于抽奖,不填写将被视为不参加抽奖。(抽奖限移动用户)   我要登录

 

生关注

新解决

新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