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江评论:提高生育率的关键在降低生育成本

文章来源:荆州新闻网 发布时间:2022/3/13 9:27:24 浏览量:2352

  荆州新闻网评论(特约评论员 彭亚洲)2021年我国实施三孩生育政策,然而出生率并未如预期上升。当年出生人口1062万人,较上年减少140万人,出生率千分之7.52,出生人口和出生率再创新低。如今,不仅生育三孩意愿低,很多育龄青年还存在不想结婚、不想生育的情绪。90后、00后作为新的婚育主体,晚婚晚育现象十分突出。婚姻推迟,增加了女性终身不婚的可能性,也进一步抑制了生育水平。

  生育成本逐年增幅巨大,成为不愿生育的最主要因素。这里的成本不仅仅是狭义的物质成本,更是包含精神、情绪成本和时间、精力成本。提升生育意愿,仅仅靠两会上“呼吁和延长产假”是远远不够的,还要真正从根上想办法,将上述个人层面消耗的各种成本,通过切实的综合政策措施降低减少,从国家和社会的层面去主导、提高生育率。

  物质成本包括抚育、教育、婚嫁等。婴幼儿喂养物品更易消耗、价格不菲,非公立学校及兴趣班的教育支出也十分昂贵,而从长远考虑,子女婚嫁支出更是一笔巨额开销。想要降低育儿物质成本,就得从婴幼儿时期的消耗品开始源头考虑,规范行业运行模式,控制层层盈利,降低产品单价,保障行业产品质量合格,减少因质次价低、假冒伪劣产品带来的消费者“买贵的就是好的”的盲目倾向。进一步做好教育“双减”政策,做好课外机构的“三限”、“三严”以及校内教育的“三管”、“三提”,将教育培训引导到正常有序发展的轨道,并对非公立学校的收费定价进行严格监管,合理调配、适当增设优质公立学校。进一步引导婚嫁风俗,宣传勤俭婚嫁风尚。

  精神情绪成本,包括在怀孕、产子、养育过程中的长期心理上的负面情绪支出。孕期女性的身体不适及外形改变带来的精神压力,职场上对怀孕女性的就业及升职歧视;产子时期,男性父亲角色缺位,导致的婚姻矛盾等以及后续养育过程中的“鸡娃”现象带来的诸多情绪焦虑。妇联及其他女性社会组织应该多联合社区(村)组织孕期女性心理疏导讲座、孕期女性健康知识学习等,普及科学的孕期知识,培养女性自信从容面对孕期身体心理变化。针对女性就业歧视等,按照不同实际采取限定育龄阶段女性岗位比例,对于报销生育险多的企业单位,可以适当优惠税收。产后,医院可以配套做好产后心理疏导,免费发放婴幼儿养育等相关基本知识资料。同时,可以适当采取家政行业补贴政策,让更多独自养育孩子的父母可以有经济能力寻求社会家政帮助。另外,通过影视、广告、政策等多种途径倡导新的育儿观念,将养育子女双方共担的观念深入男性意识中。整治社交软件、视频传播等出现的过度脱离现实、物质化、庸俗化的婚嫁、育儿内容,家校联系中传播更多正确的教育理念。让更多人沉下心来因材施教养育子女,而不是一哄而上、人云亦云,将子女不切实际地打造成为“完美”角色。

  时间精力成本,主要是由于现在社会生存竞争压力增大,“内卷”严重,不仅要做好本职工作,还需要花费更多的时间去提高自己在社会竞争中的综合能力。在抚育子女中需要占用大量的时间,让很多职场青年望而却步,不得不推迟婚育。已婚已育的青年也不得已由自己的父母更多地代替自身教育孙辈,其实在这一过程中,从整体上消耗了更多的时间成本。“内卷”是一种无序消耗,虽然也有一定的激励意义,但弊大于利,让竞争处在有限的资源、无限的竞争中,导致个体收益努力比极大降低,压抑了更多人的自信心与价值感。要引导更多人正确看待竞争与个人优势,在行业选择、职业发展、个人价值实现三者中找到更好的组合,让更多人产生1+1+1>3的效果。更好平衡事业与家庭的关系,在减少两代人时间精力消耗的成本的前提下,促使生育率自然提升。

  降低生育成本,维持适度的生育水平,提高优质的生育质量,不仅攸关经济产业和社会保障问题,同时也攸关国家与社会存废兴亡的基石。《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首次提出“增强生育政策包容性”,释放出国家重视生育的强烈信号。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也提出完善三孩生育政策配套措施,将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费用纳入个人所得税专项附加扣除。相信不久,更加完善的政策措施将会陆续出台,也会有更多人舒心乐意为国为家生儿育女。

网友点评

暂无评论!

发表您的评论
电话: 仅用于抽奖,不填写将被视为不参加抽奖。(抽奖限移动用户)   我要登录

生关注

新解决

新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