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江评论:中小学生减负,亟需“顶层设计”

文章来源:荆州新闻网 发布时间:2020/11/24 17:17:36 浏览量:3850

荆州新闻网评论(特约评论员 李昌林)近来,针对家长普遍出现的反感情绪,全国已经有10多个省市相继发出“作业减负”的文件了。闻过则喜,各地教育部门的行动确实令人欣慰。只是随着一份份“红头文件”飘然而出,各地中小学生减负并未见明显改观。可见,学业减负问题绝非个别或局部可以化解的,它亟需“顶层设计”解决。

我所说的“顶层设计”,不是某些单位领导的个人意志,也不是某些部门少数人的意见,而是具有全局性综合性系统性的高屋建瓴的科学设计。就中小学学业减负的“顶层设计”而言,就是需要有国家层面的综合分析统筹考量的设计。因为中国国情不同于欧美,全国各地都必须遵循国家的教育大政方针。尤其是我们有全国统编教材,有全国统一高考,有全国统一招生政策……减负必然牵一发而动全身。必须有国家统一的减负规范,而这个规范又必须与教材、课标、招考等政策相统一。

减负要减教材内容。我们的教材内容越来越庞杂、版本越来越大、页码越来越多。删减繁难艰深的教材内容是减负的第一道难关。这个难关不能跨越,减负将举步维艰。比如2020春季全国遭受新冠疫情,孩子们只能在网上学习。网课与现场授课的效果显然不能同日而语。全国好些有识之士纷纷呼吁,应果断地删减春季度的部分教材内容。可六七月复学后,非但没有删减部分教材内容,甚至还有加班加点完成教材内容的要求。时间减少四五个月,原有教材内容不变,还增加了抗疫的内容。简直让孩子们倍受煎熬。教材是教学之本。教材不减负,减负只是奢谈。

减负要减考试科目。笔者在网上反复查找过相关资料,也曾多次向留学或定居欧美的学生了解,所得到的结论基本一致:全世界中考高考科目最多的应该是中国。我们的中考已经走向“极致”,所学全部文字科目都纳入考试范围,而且加上体育。最近,又在大造“美育纳入中考”的舆论。中考全科全考,内容除教材之外,还有无休止的“进校园、进课堂、进教材”的东西。高考的“走班选科”把简单事情复杂化,变化越来越繁复,科目越来越众多,内容越来越艰深。考试是教学的指挥棒,指挥棒不减,其他减负定是枉然。

减负要减评价标准。我们当下教育的一大特色是“差生”多。我们还羞答答地称呼“差生”为“学困生”。“学困生”比例居高不下的主要成因是评价标准过高。国外中小学课堂教学一般以中等偏下学生设定“教学标高”,我们则不管什么学校什么班级,都将教学“标高”设定在少数尖子生上。俨然教学目的就是培养几个尖子生,让绝大多数学生“陪尖子读书”。大到评价一个省市,小到评价一个教师,考试分数和升学率都是教育质量的唯一标准,而且还纳入了教师绩效等考核范畴。教育教学评价标准是激励也是导向,不改变偏颇的评价标准,减负终将如黄粱一梦。

减负要减校外辅导。我们的教育管理类似“铁路警察”——各管一段。教育部门可以管住学校和教师,却管不住校外辅导机构。校内减一、校外加十。不减少校外补习,学校减负只是给校外补习腾出时间与空间而已。即使偶尔政府出面采取联合行动,也大多是管得了一时管不了长远。检查督办过后,补习机构照样门庭若市。中小学生学业减负是一项系统工程,必须校内校外同步进行。比如限制学生在校时间,小学生下午三点半放学,初中生不准上晚自习。但前者增加了家长下午接孩子的许多精力与精神负担,后者更是为补习班火上浇油。这个顾头不顾尾的“设计”不得不用“托管”补救,可也让教育界多了一个收费名目,于减负徒劳无益。

中小学生课外作业负担沉重,只是学业负担沉重的表象之一。“头痛医头脚痛医脚”,从减轻作业负担入手的减负只是治标不治本。即便出台文件加强督查,也难以有什么大的效果。反而会因流于形式增加家长反感。

中小学生学业负担沉重,几乎成为全社会指责的焦点。它已非某个区域某个学校或某个教师勉力而为的难点。我们不能再掉以轻心。任何修修补补或敷衍塞责都是对教育事业前途极端不负责任的行为。学业“减负”,事关培养一代代接班人,应该是全体国民的共同关切。我们的教育部门必须以对民族大业的高度负责态度,在认真倾听全国中小学师生和家长意见的基础上,遵循规律,科学研判,审慎决策,拿出统筹全国的教育减负“顶层设计”来,用以指导全国各地中小学的减负行动,让基础教育回归本源。让中小学生享有本应拥有的快乐时光,让孩子们健康茁壮成长。

编辑:龚莉雅
网友点评

暂无评论!

发表您的评论
电话: 仅用于抽奖,不填写将被视为不参加抽奖。(抽奖限移动用户)   我要登录

生关注

新解决

新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