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江评论:当得轻松的“著名诗人”该打假

文章来源:荆州新闻网 发布时间:2020/8/1 12:54:03 浏览量:3349

荆州新闻网评论(特约评论员 非常关注)7月31日,中共吉林省委决定,免去贺电吉林省公安厅党委副书记、常务副厅长职务。(吉林发布7月31日)

七月的风,八月的雨。厅官当得好好的,何以免职?却因了贺大官人写有一本闹得沸沸扬扬的奇书《平安经》。“男平安,女平安,你平安,我平安……”,“眼平安,耳平安,鼻平安,舌平安……” 一时间,“平安体”被广为嘲笑和戏仿。贺电被免职,少不了让人们“稍安”的成分。

自古及今,武官立战功,文官喜著述,多了去。唐宋八大家中多半官人,在重文轻武传统下,庙堂小吏的刀笔,可为武将玩出“屡战屡败”和“屡败屡战”的文字游戏。“一字之褒胜于衮,一字之贬胜于钺。”洪荒之力、春秋之笔、纸耕之法,足以让世人对文人,对文字陡生敬畏。

当今现实中,如果说要追逐成名成家,当诗人似乎是一条捷径。只要你能写几句分行,找几个圈中人喝两杯小酒捧一下,要不了多久,就自然“著名”了,就自然“大师”了,甚至给人一种错觉,鲁迅文学奖、诺贝尔文学奖宛若近在咫尺。这不,就有马屁精称颂贺电此作为“鸿篇巨制”,感觉几与《楚辞》、《浮士德》齐名。俯仰古今,实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看来睡着的诗人陈子昂又要辗转反侧,另一番“怆然泪下”了。

正确的废言空话太多,留存的精神文脉就少。一个文人去世了,遗体上能覆盖“民族魂”三字,何其沉重,又何其荣耀?!这便是剑笔真文人的力量。鲁迅“遗嘱七条”中就有,“孩子长大,倘无才能,可寻点小事情过活,万不可去做空头文学家或美术家。”原本子承父业天经地义,鲁迅先生却慎之又慎,足证文渊之深、砚途之难。

五千年文化,三千年诗韵。抛弃文以载道、诗以言志的优秀文化传统于不顾,贺大官人尽糊弄些平安平安平平安,安平安平安安平的句子。就是这样一本书,却受到了吉林省当地众多学者,媒体的追捧。还光明正大地正规出版,光明正大地被人朗诵,光明正大地让人给予高评,着实让人萌厌生恶。质问这咄咄怪相,文之道,难不成抵不过钱之道?高不过权之道?奇葩登场,众说纷纭,与其说这是对位高权重者的趋炎与附势,不如说是对中国文化的反叛与嘲讽,是对天下真诗人的亵渎与不敬,同时也是贺电对博士头衔的自取其辱。

准备不足,才智不到,就应该“打锣卖糖各干一行”,做官就好好做官,经商就好好经商,作文就好好作文。时下,恢复经济,政府大力倡导良好的政商关系,同样也应倡导营造良好的政文氛围。否则,德不配位,工不对岗,文不对劲,词不达意,一味滥得虚名、浪费纸张,势必如打足气的气球——早晚要炸。因此说,当得轻松的“著名诗人”也应打假。

这个世界,之所以让我们常怀希望和感动,是因为确有一些真的东西不曾受到环境、权力、暴力、金钱的影响,它让我们在平凡中坚持,在坚持中走向不平凡。杜甫有诗云,“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在“灭”与“流”之间,该如何取舍呢?智者的做法很简单:实实在在做人,老老实实作文。

编辑:张凯
网友点评

暂无评论!

发表您的评论
电话: 仅用于抽奖,不填写将被视为不参加抽奖。(抽奖限移动用户)   我要登录

生关注

新解决

新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