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约记者行:沙市中山公园里的古碑首

文章来源:荆州新闻网 发布时间:2020/6/17 10:11:53 浏览量:3996 进入论坛 -我要纠错

  荆州新闻网(特约记者张俊)沙市中山公园儿童游乐场处放着几个石马石羊,还立有一块碑首,这些都是沙市的古物,每次从那里走过都会情不自禁地多瞅几眼。那块碑首不知是墓碑还是道观记事碑的碑首,我的知识还不足以认定,但说是一件明清古物应当是没错的。

  

  西汉末年始,有人把石碑立在墓前,石碑上刻着墓主的官爵、姓名。早期的墓碑顶或作方尖形,称圭首,或作圆弧形,刻上云气图案,称晕首。东汉时立墓碑已成风气,许多墓碑除刻有墓主官爵姓名外,还刻有介绍墓主家世生平事迹并加以颂扬的文字,碑阴则详列立碑人的姓名。晋代由于墓碑私褒美、兴虚伪,一度遭禁止。唐宋时又准许一定级别的官员墓前立碑。

  

  碑首称碑额,刻有螭(无角龙)、虎、龙、雀等图样,碑身下还有碑座,称为趺。当时规定五品以上墓碑为螭首龟趺,高度不超过九尺,七品以上墓碑为圭首方趺,高四尺。明清时墓碑的形制是墓主身份的标志:一品为螭首龟趺,二品为麒麟首龟趺,三品为天禄、辟邪(传说中的两种神兽)首龟趺,四至七品为圆首方趺,圆首的碑为碣。

  

  (墓碑阳面)

  若说那块碑首是墓碑,则当是明清时的遗物。碑首阳面为方形螭首,有双龙戏火球浮雕;阴面则是一对蹁跹起舞的仙鹤,看来墓碑的主人生前官职当是一品,相当于今天的国级干部。若说它是墓碑首它又会是谁的残碑呢?

  

  (墓碑阴面)

  历史上沙市城区的北郊一线都是坟墓地,据清《沙市志略》记载,不少沙市籍的高官都曾葬在那里,如仅在明代就有万历首辅张居正、翰林院修撰张懋修、苏州知府刘悦、南京监察御史刘昚、成都知府刘大武、兵部尚书张纯、工部侍郎萧大宾、云南巡抚曹忭,等等。

 

  苍海桑田,斗转星移。如今除张居正墓尚存外,余皆了无痕迹,只有星点残碑在悄然张显主人昔日的荣华。

  

  清人王伯川说:“自古死士之垄(坟墓),类为倾慕者护惜,非护其骨植,护其人品也。然护其人品,亦即护其骨植”。古人尚知保护历史名人坟墓与宏扬其精神的关系,而今人则大多对此淡漠了。真是希望护佑名人之垄的风气再起,如是,今人的精神又何愁不昂然向上!  

  

  沙市早在南朝时即道教盛行。南朝有一柱观,宋代有三清观(北京中路)、江渎观(江汉南路)、超然观(塔儿桥),明代有马王庙(宝塔河)、灵官庙,清代有太乙观、灵观庙(共和巷)、灵官殿(长湖边)、费公庙(大慈庵)、二圣庙,等等。当然,昔日那些香火不绝的道观如今皆已荡然无存。

  旧时沙市人办丧事多请道士做醮,求的是祈福禳灾,岁月平安。在道观里是兴立碑记事的,碑首也多刻有螭龙与仙鹤。这块碑首若是道家用物,那它又出自沙市的那一座道观呢?  

  

  其实这些如今都已不重要。道教是中华本土教,“天生一、一生水,水生万物”,讲的是道法自然,天人合一。若人心不浮不躁,言行上善若水,社会又何愁不和谐宁静?如今我们正在建设和谐社会,多少都会从道家处得到一些启迪,中华文明总是一脉传承的。那块碑首就让它永久地立在那里,去见证沙市人文明进步的脚步吧!

编辑:龚莉雅
网友点评

暂无评论!

发表您的评论
电话: 仅用于抽奖,不填写将被视为不参加抽奖。(抽奖限移动用户)   我要登录

生关注

新解决

新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