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江评论:高以翔猝逝,为谁敲响了警钟

文章来源:荆州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9/11/28 17:24:03 浏览量:4437 进入论坛 -我要纠错

荆州新闻网评论(特约评论员 戴军)昨天中午,一个悲痛的消息在朋友圈里刷屏了:艺人高以翔在录制《追我吧》节目中突遇不幸,抢救无效,遗憾离世,年仅35岁!(11月28日《湖北日报》)

高以翔是因心脏骤停去世的。这条新闻毫无悬念地上了热搜。一时间,专家支招,图文并茂,有关心脏骤停的预防知识大量呈现,希望高以翔天堂安好的各种怀念文字,辅以善待自身、珍惜生命的鸡汤文更是霸网刷屏。

这都不错,也很及时。高以翔的猝逝,引发跑步人士面对心脏骤停如何应对的高度警觉。不过,管窥“高以翔事件”背后的端倪,似乎该引起警觉的远不止他们。

《追我吧》是浙江卫视推出的夜晚城市实境追跑真人秀。该节目由陈伟霆、范丞丞、黄景瑜、宋祖儿、萧敬腾、钟楚曦等明星组成“追我家族”。明星在节目中走梅花桩、飞檐走壁、徒手爬高楼,又要吊威亚又要速降,由于对人的身体要求过高,以往几期节目录制中,邹市明曾腿部抽筋,范丞丞跑吐了,钟楚曦录完节目吃了3天速效救心丸,更有不少嘉宾发生过呕吐、恐高、进救护车吸氧等一系列不适情况。

在高以翔出事后,该节目只考虑播出效果,不考虑参与者的承受能力,且都是晚上直至深夜录制的安排,遭致网友不少诟病。许多网友更是质疑节目组,深夜录制高强度运动节目是否合适,以至“节目的难度和强度”“别录了”等话题一度冲上热搜。

“高以翔事件”之后,浙江卫视出现过的多次重大安全事故也被网友扒出。《奔跑吧》开播时,李晨受伤去医院缝针。张杰在录制《王牌对王牌》时受伤晕厥。陈伟霆在2018跨年夜演唱会上,差点跌进升降台的黑洞。而在几年之前,释小龙的助理在跳水类综艺节目录制中不幸溺亡,直接导致节目停播。此次《追我吧》发生意外,会不会导致节目停播整改,我们拭目以待。

另据熟悉综艺节目的制作人透露,高以翔这一集酬劳约15万元人民币,而他平时参加综艺的酬劳约为23到35万人民币。因为有明星的加入,类似《追我吧》这样的综艺节目无疑资金投入大、付出精力多。值得思考的是,即便如此,这样的节目依旧不管不顾地轮番上演。究其原因,还是收视率作祟。须知,有了明星艺人,自然就有了收视率,就有了广告赞助,至于节目的导向宗旨和安全保障,似乎退而求次了。耐人寻味的是,一组《追我吧》当初召开发布会的照片显示,该节目策划的理念竟然就是“挑战游戏+瞬间死亡”。

去年10月,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在《关于进一步加强广播电视和网络视听文艺节目管理的通知》((广电发〔2018〕60号)中要求,要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坚决摒弃以明星为卖点、靠明星博眼球的错误做法。坚决纠正高价邀请明星、竞逐明星的不良现象。始终坚持把社会效益放在首位,经济效益要无条件服从社会效益,绝不能在市场经济大潮中迷失方向。事实上,这样的现象并未得到较好遏制。纵览当今荧屏,不少选秀、相亲、家庭和综艺类节目,以寻求心理刺激,情节离奇为能事,一味地煽情,催生泪点、笑点和卖点,甚至靠模仿身体缺陷的人满足个别受众的低级趣味,让节目离我们倡导的核心价值观和精神主流愈来愈远。

就高以翔去世,浙江卫视已发布声明,称深感遗憾和惋惜,愿意承担相应责任。担责是必须的,但能否以此为由,举一反三,从节目的宗旨、定位、设计上进行反思、整改、完善,才是根本。就像面对心脏骤停,再成熟的心肺复苏,都是下下策,防患于未然,才是重中之重。同样,及时处理好事故善后的同时,认真摸排、整顿现有节目在政治和安全上的隐患,直至形成对追星炒星、泛娱乐化、高价片酬、收视点击、流量造假等问题齐抓共管长抓不懈的局面,方可标本兼治。

看来,高以翔的猝逝,是给所有的节目制作方和管理者敲响了警钟。如果各级广播电视主管部门坚持党管媒体的原则,层层传导,步步压实,各制作方进一步改进文艺、娱乐、情感类节目,确保其质量、品位和格调得到提高,高以翔的在天之灵亦可告慰,否则,类似事件明天会否再度重演,谁也无法预测。

编辑:金灿
网友点评

暂无评论!

发表您的评论
电话: 仅用于抽奖,不填写将被视为不参加抽奖。(抽奖限移动用户)   我要登录

生关注

新解决

新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