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江评论:三代支书路 一腔报国情

文章来源:荆州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9/9/11 17:32:21 浏览量:4023 进入论坛 -我要纠错

荆州新闻网评论(特约评论员 徐仲举)我爷爷是个村支书,1938年出生的他,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开始担任鄢铺村支部书记。提到那时候的工作,只有一个字概括——“苦”。 吃饱肚子就是最大的难题,吃不饱穿不暖是常事,养家真的只是为了“糊口”。那时候的农村工作,也以解决老百姓吃饭问题为主要目标。为了改善农业的生产条件,必须要挖沟开渠,修路搭桥,大兴水利建设。而在根本没有农业机械设备的情况下,人力就成了唯一的选择,肩挑背扛,经常忙完一天的工作,身上疼的半宿睡不着觉,但是也正是在他们的努力下,在“农业学大寨,工业学大庆”的口号下,许多农业设施初见雏形,农田水利也基本成型,农业正如同一个蹒跚学步的的孩子,学着告别了靠天吃饭的苦日子,慢慢走向自力更生的新生活。而那时候刚刚站起来不久的中国,经济、军事实力薄弱,外患严重。因此,在“深挖洞,广积粮”的倡导下,引导并鼓励人民投身到备战防荒的工作中,也是基层村支书的工作内容之一。

我的父亲也曾经是一名村支书,70年代出生的他,在新世纪伊始担任了长江村党支部书记。那时的农村工作,“公粮水费”还是工作重点,该如何收齐每年应该交的赋税,该如何动员“弃田撂荒”的农民重新开始重地,是每一个乡村干部最头疼的事情。基层的声音得到了重视,从2006年开始,国家免征农业税,让农民重拾重地的热情和信心。同时,计划生育的基本国策该如何执行,应该怎样去解决“超生游击队”的问题,也让无数乡村干部辗转反侧。此时,进一步加快改革开发,推动“经济建设”发展也已经成为乡村发展的重点。

而作为90后的我,第一份工作,依旧是村支部书记。2018年研究生毕业的我,以选调生的身份回到了农村之中,并被选派担任了大军湖村党支部书记。多年在外求学的我,对农村甚至有了些许陌生。但是真正踏上这片土地,用自己的眼睛去感受冬去春来,草长花开,心里才有了一种阔别已久的踏实。虽然远离了那个曾经生我养我的村庄,但熟悉的黄土地种着一样的作物,同样黝黑的笑脸带着同样对未来的期待,让我有种莫名的亲切感。

我的工作,也早已不是“公粮水费”“计划生育”,而变成了“脱贫攻坚”“乡村振兴”。上任伊始,在走访贫困户时,在询问贫困户的生活时,七十多岁的老人乐呵呵的对我说:“别看我们是贫困户,我们这个生活条件,当年地主家都赶不上咧!”此时的我们,早已不用为“深挖洞,广积粮”而发愁,而是谋划着该怎么样进行土地流转,引进产业,振兴乡村。现在农民考虑的也不再是如何吃饱肚子,而是怎样进行农村人居环境整治,让生活的环境更加干净整洁,让自己小洋楼的房前屋后更加漂亮。

我们家的三代村支书,见证了祖国从站起来到富起来,从富起来到强起来的历程。祖孙三代虽然在不同的村庄工作,但是在相同的岗位,做着不同的工作内容,也见证着祖国不同历史时期的发展变化。如果有人问我,我最骄傲的事情是什么?我会自豪的告诉他们,我已经是我们家的第三代村支书了。正如愚公移山中所言“子子孙孙无穷尽也”,我们家也如同愚公一样,用一颗同样为人民服务的热心、恒心和信心,一代又一代参与到国家建设、人民幸福、民族复兴的最基层工作之中。

网友点评

暂无评论!

发表您的评论
电话: 仅用于抽奖,不填写将被视为不参加抽奖。(抽奖限移动用户)   我要登录

生关注

新解决

新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