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约记者行:巧遇女雕塑家张得蒂

文章来源:荆州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9/5/28 9:19:52 浏览量:4293 进入论坛 -我要纠错

荆州新闻网消息(特约记者 张俊)5月24日,应老友李从顺的邀请去蕲春参加他在故乡的一个雕塑陶艺作品展。在欢迎的晚宴上见到不少从北京、上海等地来的艺术家,令人惊喜的是竟与中国著名女雕塑家张得蒂夫妇不期而遇,并有机会向这对德高望重的老夫妇举杯敬意!

知道张得蒂这个名字,是因为以前读过著名诗人艾青写的那首《给女雕塑家张得蒂》的诗,这首诗是1981年艾青专门为张得蒂写的,全诗是:“从你的手指流出了头发/像波浪起伏不平/前额留下岁月的艰辛/从你的手指流出了眼睛/有忧伤的眼神/嘴唇抿得紧紧/从你的手指流出了一个我/有我的呼吸/有我的体温/而我却沉默着/或许是不幸/我因你而延长了寿命”。

艾青雕像(网络图片)

诗中的“我”是张得蒂为艾青塑的一座胸像,艾青生前非常喜欢这尊像。它逼真地再现了诗人的外貌和内心。宽阔的额头展示着诗人坦荡的胸怀,曲折的皱纹记载着诗人道路的艰辛。眼睛、鼻子、嘴唇,又流露出诗人的淳朴和厚道,也流露着诗人的机敏和聪慧。

艾青生前将这尊雕像放在自己客厅的一角,他常对来访的朋友说:“这个雕像是像我的。”张得蒂为艾青雕塑了两尊像,一大一小,但人们都喜欢那个大的。

  

新中国建立之初,张得蒂和丈夫张润垲都是中央美术学院的首届学生,当时艾青是军代表。艾青在国立杭州美术学院读过书,一直热爱美术,他在学校与学生们一起画过女模特,还和张得蒂等学生一起做过雕塑。

张老告诉我说,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刚改革开放,各个领域都在拨乱反正,她觉得美丽的人性应当成为雕塑创作的一个主题,于是便有了一个为当代名人塑像的计划,艾青、丁玲、吴祖光、新凤霞等都是她将雕塑的对象。她对做过画家又成为著名诗人的艾青非常崇敬,当时在院长江丰的提醒下,她最先找来艾青的照片和有关资料,经过精心构思,就有了一个成熟的形象。

张得蒂(前排左三)、张润垲(前排左二)夫妇出席李从顺雕塑陶艺展开幕式

张老说她当时是骑着一辆用麻绳捆着坐板的车,跑了二十多里路去敲艾青家的门的。谁知当她说明来意后,艾青居然不肯做像。她当时抱着一团泥,急得团团转,真不知该如何去说服他才好。最后在她的软缠硬磨下,艾青最终还是答应了她的请求。这尊像前后塑了五天,塑完之后艾青看着特别的高兴,于是便写了那首赠诗。

张老还告诉我,1996年艾青病逝的前几天她去探望他,艾青拉着她的手竟然一字不错地背诵了那首《给女雕塑家张得蒂》的诗,那情景真是让她终生难忘。

张得蒂塑的藏族儿童像(网络图片)

艾青曾对人说:“她(指张得蒂)这个人很有才华,但是从外表却看不出来”。其实张得蒂是一个很纯朴而又谦虚的人,1957年却被打成‘内定右派’(即不戴帽子而由内部控制的右派),曾下放到西藏劳动改造。她因祸得福,因此熟悉了西藏人民的生活,这种生活积累和感受使她的雕塑艺术有了坚实的基础,她塑造的西藏儿童的雕像十分可爱,那时许多杂志都喜欢发表她的这些作品,因为充满了人道主义的光辉。

 

在中国,女雕塑家并不常见,杰出的女雕塑家更是凤毛麟角,而张得蒂无疑是中国当代最优秀的雕塑家之一。早在30多年前,她便获得过意大利拉维纳国际雕塑竞赛“意大利共和国总统奖”,之后其作品曾送往意大利、日本、新西兰、俄罗斯等欧、亚、非、大洋洲等20多个国家参展,引起艺术界的广泛关注与好评。

 

张老告诉我如今她已经87岁了,但我细看她脸上的皱纹并不多,还有着一头黑发,她笑咪咪地说她的头发从没有染过,还说她最近又接了个活,还在做雕塑。

  

张老这番话完全颠覆了我对老年的概念,让人真心信服胸中装有美感而有创作活力的人,她的艺术生命是不会死的,人也会永远比同龄人显得年轻!

2019年5月24日夜写于蕲春艾晶宾馆

本文作者(左)与雕塑家刘炳南(右)向张得蒂夫妇敬酒

张得蒂和她创作的钱学森雕像(网络图片)

编辑:任前臻
网友点评
匿名 于  2019/5/29 9:12:08:

向人民的老艺术家致敬!祝您健康长寿!

发表您的评论
电话: 仅用于抽奖,不填写将被视为不参加抽奖。(抽奖限移动用户)   我要登录

生关注

新解决

新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