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约记者行:胜利街住过一个格格

文章来源:荆州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7/6/23 10:06:19 浏览量:6065 进入论坛 -我要纠错

胜利街63号是和硕格格曾经住过的地方(距梅台巷口仅几十米)

荆州新闻网(特约记者 张良波 保龄)在胜利街63号,那陈旧的经过改造的砖木板房,那狭窄的房侧过道,还有那宽不过数米、长着稀疏荒草的潮湿后院,怎么也跟大清帝国的一位格格扯不上来,可这位格格偏偏在这里生活了六年,当然她不是皇宫出生的格格,而是后来随伺慈禧身边的御前女官、并被封为和硕格格的裕德龄。

胜利街63号后院

和硕格格又称德龄公主,3岁那年(1889年),父亲裕庚出任沙市监察御使,德龄一家就住在胜利街63号的这所官邸里,这里也成了德龄公主童年时的乐园。德龄在《清末政局回忆录》中以卷首七章的篇幅,以一个6岁女孩子的记忆,记叙了19世纪末叶沙市的市井民生,以及官府署衙的日常生活。

德龄与妹妹容龄在胜利街裕府花园

在《再见了,沙市》一文中,她写道:“在沙市的日子,不记得有多少次我偷偷溜进我们的后花园”,“花园里真是美不胜收,斑斓的鱼儿、怪异的石头雕像、弯曲的小径、常开不败的花儿、阳光下波光粼粼的池塘,最吸引人的是池塘边系在柳树上的一只小船”。(胜利街63号后面现为中山路古玩市场)

德龄(右)与容龄姐妹

有年,裕庚要去沙市码头乘船到无锡处理一起教案,德龄就坐在父亲的大轿里送父亲去码头,一路饱览了沙市的街景:“轿夫们步履艰难地走在沙市坎坷而狭窄的街道。镇上的女人们总是把晾晒衣服的竹竿儿伸出窗外,横搭在街道上空,因此阳光一向不能朗朗地照在道路上”。

裕庚一家,左二为德龄,右一为裕庚,右五为容龄

“我静静地注望着窗外的世界:一个小贩的叫卖声清晰地传向四方;一个瞎了眼的乞丐在石路上艰难地摸索着前行;一个理发匠在墙角里经营着他的小生意…..挑水的苦力来来回回的走着,有空着到河里去的,有挑上水往回走的。那些摇摇晃晃的水桶,虽然盖着板子,但还是泼了一路,这样子把水挑到家里不知要洒出多少。小路因此更湿、更滑。”

陪伺慈禧左右的德龄与容龄

在书中,德龄还对那些在沙市胜利街府邸花园和兄弟姐妹嬉戏游玩的场景、与女婢斗智斗勇的经历、躲在门后偷听父亲和同僚商议政务的故事进行了详细描述,也让她感受到了荆楚文化的熏陶和沙市私塾先生严厉的启蒙教育,以及满汉文化的差异与融合。

胜利街63号后门仍有高墙和伸出墙外的树枝,不知是否曾是当年的后花园

1895年,父亲赴任驻日本大使,从此德龄一家离开了沙市,八年后,从日本回来,精通八国语言的德龄和她的妹妹容龄见到了清朝的最高统治者慈禧太后,并博得了慈禧的青睐,为接交外国使节的夫人,17岁的她和妹妹一并留在了慈禧的身边,充作御前女官,兼做太后的翻译。

脱离清宫后,德龄结识了美国驻沪副领事怀特,并在上海结婚,后移居美国,先后用英文写下了回忆录体作品《清宫二年记》、《清末政局回忆录》、《御苑兰馨记》、以及纪实文艺作品《瀛台泣血记》、《御香缥缈录》等。1944年,德龄在加拿大因车祸去世,终年58岁。

电视剧中的德龄与容龄姐妹

德龄父亲裕庚

编辑:任前臻

网友点评
匿名 于  2017/7/12 16:22:14:

看到这些图片,就让人联想到沙市这座历史古城的厚重文化,让人叹息,也让人深思。

匿名 于  2017/6/24 10:40:57:

荆州,你究竟怎么呐?这样深厚的历史,如此厚重的人文,这么丰富的文化,近现代史也不比武汉逊色多少,为什么搞成了现在这个落魄像?

匿名 于  2017/6/24 6:46:37:

老重阳:记者们的”挖掘机“真厉害,佩服!

发表您的评论
电话: 仅用于抽奖,不填写将被视为不参加抽奖。(抽奖限移动用户)   我要登录

 

生关注

新解决

新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