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江评论:传播文艺的春晚,传播的不仅仅是文艺

文章来源:荆州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6/12/25 10:50:23 浏览量:12572 进入论坛 -我要纠错

荆州新闻网评论(特约评论员 文静)据华西都市报记者了解,央视高层十分重视央视2017年春晚的节目创新和筹备,邀请明星艺人时有问题的一律坚决拒绝。央视将坚持“三个不用”的原则:低俗媚俗的节目不用;格调不高的节目不用;有污点和道德瑕疵的演员不用。如吸过毒的明星、打过架的艺人、搞婚外恋的明星、观众口碑不好片酬却是“天价”的影视明星等等之类的艺人,央视春晚是通通拒绝。(华西都市报12月19日)

每到年底,关于春晚的消息总会出现在媒体上,导演是谁、演员怎么选、节目怎么排等信息,总会牵动媒体的神经。在网民看来,虽然真正看春晚的人好像越来越少,但关注春晚新闻热点并参与讨论的却热度不减。比如《华西都市报》此条新闻甫一发出,便在网上引起热议,尽管如此规定,已经执行两届。

对于此举,在一些网民叫好点赞的同时,也不乏有老调重弹斜刺里拍砖的。归纳起来大致可以分为两类,要么认为春晚是一台文艺晚会,不应过分强调教育功能、引导功能;要么就是认为春晚不应该成为演员的道德审判台,导演没有资格、也决定不了哪位有道德瑕疵。

这些说法看似顺应时代娱乐化、多元化发展,也迎合了不少网民的为批判而批判口味,实质上却是缺乏对春晚的深刻了解,春晚作为一个话题事件、仪式性事件决定了我们在思考时必须结合更广泛的背景。

虽然说现在春晚类节目呈现出内容和平台多元化趋势,认真看春晚的人越来越少,但是春晚收视率仍居高位,保持稳定,数据显示维持在30%左右,有的年份还有所反弹。大多数家庭,不管是炕上吃着饺子,还是桌上砌着长城,电视里总会放着春晚节目。春晚早已成为我们国家一个独特的春节文化现象,既是人们寒暄交流的背景性知识,也能成为更大范围讨论的公共话题。正因为如此,它才能捧红小沈阳、刘谦,也才能为春节期间的饭桌贡献出一碟碟段子。

“文变染乎世情,兴废系乎时序。”春晚既是一年大事的文艺化舞台反映,也承担着唱响时代旋律、弘扬正能量的功能,这一点从每年春晚的主题安排不难看出,比如去年春晚的主题便是“你我中国梦、全面建小康”。

从艺术本身来说,就像习总书记在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中所指出的一样,“文艺是给人以价值引导、精神引领、审美启迪的,艺术家自身的思想水平、业务水平、道德水平是根本”。《中共中央关于繁荣发展社会主义文艺的意见》中也说,“文艺是民族精神的火炬,是时代前进的号角,最能代表一个民族的风貌,最能引领一个时代的风气”,因此,举精神旗帜、立精神支柱、建精神家园,是当代中国文艺的崇高使命。

世界上没有“纯粹”的文艺演出。春晚集合了文艺功能、教育功能于一身,况且,更不能在文艺与教育之间非此即彼,将两种功能对立起来。很多国外的艺术大片传播的就是“主旋律”,也能收获不菲的票房。中国文化传统中,文化这个词本身就由“文”和“化”两个字组成的,既要有形式的“文”,也要“化成天下”,文化既有文艺属性、也有教化功能。明白了春晚的特殊属性,就很难想像这样的节目怎么可以由有道德污点的演员展示出来?反过来想,一旦这样的正向节目由具有道德污点的演员展示出来,会在全社会形成何种负面效应?

对演员的道德要求,既是民族的传统,也是社会主义文艺的传统。文艺工作者本身就有义务、有责任应该做到道德自律,保持道德洁净。早在清代,各大梨园团体里面就流行一句行话叫“学艺先学德,做戏先做人”,甚至现在中戏开班时老师也会如是教导新生。由中国文联通过的“文艺界核心价值观”倡导了新时代文艺工作者的道德要求。其中,崇德,是文艺工作者的基本操守。作为文艺工作者,有义务遵守《中国文艺工作者职业道德公约》,追求公约所倡导的“德艺双馨”,坚守艺术理想和艺术良知,追求高尚的道德情操。列宁说过:“艺术是属于人民的。它必须在广大劳动群众的底层有其最深厚的根基。它必须为这些群众所了解和爱好。它必须结合这些群众的感情、思想和意志,并提高他们。”当有道德瑕疵和污点的演员在台上堂而皇之地表演节目,如何能面对群众的感情、思想和意志?如何能做到群众喜爱?更遑论“提高他们”。习总书记今年11月份在中国文联十大、中国作协九大开幕式上的讲话也说过:“文艺要塑造人心,创作者首先要塑造自己。养德和修艺是分不开的。德不优者不能怀远,才不大者不能博见”。

春晚所有的独特的文化价值属性,好像是为老百姓一年的精神文化生活画上一个句号,当由具有道德瑕疵的演员来承担此功能时,这个句号就会成为一个佳节败兴的、画不圆的弯弯的问号。

所以说,作为一个有着深厚意识形态背景的话题事件,作为一个有着历史文化传统的仪式性事件,作为社会主义文艺的表现形式,春晚导演在选人时不用有道德污点的演员,是有道理的。虽然说,要判别一个演员是否有道德瑕疵,确实很复杂,但作为晚会的导演,是有权力决定选拔何种演员为我所用的。对于一些网友的疑虑,在程序上可以采取一些更多的办法,比如内部的评价委员会,外部的舆论监督等。

不管怎样,人们对春晚的讨论代表了对春晚的关注,也证实了笔者对春晚作为“话题事件”、“文化仪式”这一属性的判断。不过,我们在讨论此类话题时,不能唯批判而批判,挥舞道德的琅琊棒乱打一通。群众当然有理由抠细节、扒过往,但深入思考更要从事件本身定位,以及更广大的法制、道德以及社会背景来斟酌,尽量做到思考的全面性、科学性、严谨性。不仅仅因为春晚是文艺传播,但传播的不仅仅是文艺。

编辑:任前臻

网友点评

暂无评论!

发表您的评论
电话: 仅用于抽奖,不填写将被视为不参加抽奖。(抽奖限移动用户)   我要登录

 

生关注

新解决

新问题